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灵鸡汤(哲理故事)

灵修、忏悔、金钱、感恩、寻主、宽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流浪者的故事  

2012-07-17 16:24:25|  分类: 【祈祷故事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流浪者的故事

 

 

有位住在乌拉省一个小村里的年轻俄国人,三岁时就成了孤儿,七岁时又失掉一只手臂,他唯一的福气是祖父曾教过他阅读圣经。

他年纪轻轻就遭遇到一连串不幸的打击,不仅屋子被烧,肺病更剥夺了他年轻妻子的性命!他留在那破屋里,痛心的哭泣着

之后,他觉得再也无法在这个使他受尽折磨、充满痛苦回忆的地方住下去。

他把剩下的东西全部分给穷人,背起仅装了一些硬面包和圣经的背包,过着到处为家的流浪生涯。十三年来浪迹苏联境内的大街小巷,有时住在收容所里,有时拜访修道院和教堂。他经常住在杳无人迹的大草原或田野旁,但内心却拥有一个极大的愿望:如果可能,有一天,他要到耶路撒冷去。

在他三十三岁时(与耶稣同年),我们遇见了他,并且听他现身说法,谈谈自己的故事:

靠着天主的恩宠,使我成为一个「人」,一个基督信徒。在生活中,我是一个罪孽深重的人,我的社会背景是:一个身无分文、居无定所、四海为家的流浪汉,所有财产只有背包里的几块硬面包,及口袋里的一本圣经。

有一回,就是圣神降临后第廿四主日,我到一个教堂去,正好赶上唱「晚课」(编者按:西方教堂中,大多有主日下午唱晚课经的习惯),经文选读自〈圣保禄致得撒洛尼前书〉,文中提到:「不停的祈祷」。

这句话留给我很深的印象,并且觉得很怪异。事实上,为了生活,每一个人都常被一些固定的事务所牵绊,怎么可能「不停的祈祷」?于是,翻开圣经,亲手找到了这句话,一字不差:「必须不断的祈祷」(得前五17),「时时靠着圣神祈祷」(弗六18),「在各地举起圣洁的手祈祷」(弟前二8)。

我不断的思考,心想:「我该如何找个人来给我解释一下这句话?」最后决定到各教堂去转一转,那儿有许多知名的讲道者,也许我能在其中找到一位合适的。

于是我启程了。

从那时起,我听了许多次有关「祈祷」的精辟演讲,但是内容都只是介绍祈祷的一般性结构理论,像:什么是祈祷?为什么需要祈祷?祈祷的效果是什么?等等,却没有一人提到如何「不断的祈祷」?我甚至听说过有关心灵的祈祷,和持续性的祈祷,但是没有一个人告诉我该如何达到这种祈祷的境界。所以参加这些演讲,并没使我有所获益。

因此,我不再去听这类演讲了,并且决定去找一位有智慧和经验的人,来解释这段玄奥的真理,看看对我的灵修是否有帮助。

我找了好久好久,开始怀疑世界上是否真有这种神修生活的指导大师,能给予我一个充满智慧和亲身体验的指导。

我又再次上路,漫无目的的向前走去。

我深受找不到解答的挫折感所苦,并且以勤读圣经来安慰自己。我沿着大路走了五天,一天傍晚,遇见了一位个子小小的老传教士,他听了我的叙述后,自我介绍说他是个隐院的苦修士,和其它几位修士住在一起,他的修院离这里大约十里路远,并约我和他一起回去。

他说:「我们收容流浪的人。供给他们所需要的,并给他们准备一个歇脚的地方。」

我非常想和他一起去,就答说:「我内心平安,并不是靠居住的房舍,而是靠神修上的道理,我也不缺面包,因为我的背包里,有足够的干面包。」

「那么,你要找寻的是那一种道理?你想要了解的又是什么呢?朋友!和我一起回去吧!我们有好几位十分有经验的神修师傅(Staretz),他们可以在灵修方面给你一些指引,并且会在天主圣言和教父教训的光照下,将你引向正确的途径。」

「可是,神父!有一次,我参加晚课时,听到使徒的训言:『不断的祈祷』。至今,差不多已有一年的时间了,我因为不了解这句话的意义,就去翻圣经,而我在圣经上,从天主的命令中,发现许多这类的讯息,要我们不仅在日常工作上,而且在各种情况、场所,甚至睡觉时,也必须说:我睡了,但是我的心灵却醒着。

「这句话,让我十分震撼,我无法了解这种事情怎么会行得通?也不晓得该如何达到这个境界。这股奇特的剧烈渴望和感受,一直在脑海中激励着我,不论是白天夜里,始终没有离开过。从那时起,我就不眠不休地四处寻找,始终无法肯定自己。」

那位神师划了十字圣号后说:「兄弟!快好好感谢天主!祂以这种无法遏止的吸引力,充塞你的心灵,催迫着你不停的内省和祈祷。你可将它看作是天主的召唤,并把那强烈渴望答复天主召叫的想法,当作是天主对你的考验,这样一来,你一定能找到你的平安!」

「天主自己已经使你明白了这一点。这并不归功于建立在空虚的好奇心、以及属于俗世的智慧和渴望上,那些并不能使你得到内省祈祷的光照。相反的,这些都得靠着虚心和净心,以及实际的体验而来。」

「你不必因为没听过深刻的、针对祈祷本身的演讲而诧异,没有人会告诉你该如何去达到心灵上不断祈祷的境界。」

「事实上,以『祈祷』为题的演讲非常多,并且近来也有许多以此命名的著作,但是作者的论点差不多都是以学术性的推论、和理性的原则为基础,几乎没有人由真正祈祷的行为所得到的实际体验出发。大部分论述的是祈祷的性质,很少谈到它的本质。某甲可能很明确的告诉你:为什么需要祈祷;某乙可能为你列举出祈祷的功效和利益,某丙可能会描述出为了好好的祈祷所必须具备的情境和氛围,如:注意力集中、要有奉献的心、心灵要纯洁、全神贯注等等。」

「但是,祈祷是什么?一个人该如何学习祈祷等这些基本问题,却很少有人会告诉你,因为祈祷所要求的,远超过他们所有的论题,它所需要的,并不完全是学术上的知识,而是与天主真正亲密交往的理解。」

「可悲的是,这种肤浅的智慧,使他们以人的标准来论断天主。许多人甚至在观念上误认为只要善用技巧和良好的动作,便能生出祈祷,可是,老实说,祈祷的实质,是一切美德和善行的泉源。」

「他们把祈祷的果实和外在的效果,看作是达到祈祷成效的工具,然而这样却减少了祈祷的真正效用。这种观点和圣经上保禄所说的:首先,我劝你们祈祷(弟前二1)完全相反。许许多多的善行,都需要基督信徒努力去做,但祈祷却凌驾这一切,因为若没有祈祷,所有的善行就没有一样可以完成。」

「如果不常祈祷,一个人就无法找到投奔上主的途径,也无法知晓真理,更不足以控制他那难以驾御的情欲,也无法在心灵深处沐浴到基督光明的启迪,并且不能与耶稣在救赎的工程上,合而为一。」

我们的谈论就这样继续下去,不知不觉中,竟然来到了那座修院大门,为了不让这位有智慧的长者、在未满足我求知欲之前离去,我迅即说:「敬爱的神父!请您继续教导我有关内心不停祈祷的一切细节,并指引我该怎么做才能达成,好吗?我知道您的体验是十分深刻而真实的。」

这位神父答应了,并请我和他一起进到修院里去。 「跟我来!我送你一本由教父们所写的书,能帮助你更清楚:祈祷是什么?并在天主的协助下,去学习、实行。」

我们进了他的小房间,他说:「这是一种呼叫耶稣圣名的祈祷,是内在的、不停的祈祷,包括一种持续性的、不中止的、以口、以心和理性呼叫耶稣圣名,同时意识到耶稣的临在,甚至连睡觉时也能意识得到。该怎么样去实行呢?可以用这句话来表达:『主耶稣!垂怜我!』(呼叫)。任何人,用惯了这句祷词之后,都能体验到极大的安慰,并感觉需要一次又一次的反复诵念。不久之后,就再也不能不念它了。它的影响宽广到不用双唇说出、便听得见这句话在心内一遍又一遍的复诵着。」

「现在你明白什么是不停的祈祷了吧?」

「神父!我完全明白了!」我欣喜若狂的大叫着:「可是,看在天主的份上,请教我如何能使自己达到这个境界。」

「有一本书叫做:《爱修:费洛加利亚》(Philokalia),是本论述灵修的书。我们会在这本书中,发现一个人如何学习祈祷,书中含有祈祷的所有细节,并由教父们做了极详尽的说明来描写内在的祈祷,这本书非常完美实用,足以作为沉思默想者的最佳指引。」

于是,神父打开了那本书,从圣西默盎(Simeon)的篇章中,选出一段来念:「坐下来!静静的、单独的坐着,把头低下,闭上眼睛,缓缓的呼吸,把你的思绪整理一下,把心灵掏空。当你呼吸时,随着『吸』『呼』的动作,同时说:(吸气)主耶稣,(呼气)垂怜我!要轻轻地说,或在心里默念也可以,并试着驱走所有的杂念,而要不停的重复练习这个祈祷。」

我专注而惊讶的听着,尽力把神父说的全记下来。那夜,我们就一直这样进行着,直到念早祷为止,一夜未眠。

与神父告别时,他祝福了我,并要我再回来看他,练习祈祷。

在教堂里,我感到内心火热热的,我愿以极大的热忱,来学习这种在内心不止息的祈祷,并祈求天主帮助我。

之后,我便出去找个落脚的地方,因为修院规定,留宿修院客房,不得超过三天。

幸而天主帮了大忙,让我在离修院不到四里处找到一个花园警卫的职务。

感谢天主,这真是个宁静恬适的好地方。从这里开始,我利用上述的方式,不断练习,并且更加紧练习心灵的祈祷。此外,又一次次的拜访我的神师(Staretz)。我有一整个星期,在孤单的小花园里,努力做好内心的祈祷,并照神师的忠告正确的做。起初,一切进行的似乎十分顺利,可是后来,我竟然开始体验到一股极大的倦怠感、厌恶感、疏懒感,并且渴睡的愿望一直像乌云一样的袭击着我。

于是,我又满怀疑云,回到神师那里,向他描述我的状况。

他很亲切地接待了我,并且说:「老弟!你所体验到的,正是邪恶势力在你身体上发动的考验,因为牠们最畏惧的,莫过于心灵的祈祷!撒旦想为难你,牠要使你厌恶祈祷,你的谦德仍需受考验,因为它太轻易地达到了高贵的境界。」

「这里有一些念珠,你可以开始每天念它三千遍,不论你或站或坐、躺着或走着,总要不停的重复念:主耶稣!垂怜我!轻轻地念,不要急,这么一来,你的心灵会达到一种不受干扰的境界。」

我很愉快的记下神师所说的,便回到小屋去了。我满怀着兴奋和信心,开始照神师所规定的去练习。起初一两天,有些不容易,然后就越来越自在了,而且当我一停下不念时,马上又觉得怪怪的,需要立即重新开始再念它。后来,它在我内轻轻松松的、缓缓柔柔的流溢,再也没有开始那几天紧绷的情形了。

我把这情形告诉神师,他要我今后每天念六千遍,还说:「不要急!尽量忠实的照我说的去做,天主一定会特别厚待你的!」

我一整个星期,隐居在小屋里,每天朗诵六千遍,并且什么也不担忧,更不必和我的思想交战,我只想尽量正确的照神师的指示去做。

结果呢?

祈祷成了再自然不过的习惯,因而每当我稍停片刻时,就感到空空荡荡的,好像失落了什么似的,但是只要一开始念,立刻就又开朗、快活起来了。

我要一直在这里流连,一点都不想去见其它人,并且感到非常的快乐!

我再次回到神师那里,向他形容内心深处满盈的喜悦之情,他听了之后,对我说:「现在你已经养成了祈祷的习惯,该尽力去维护它,时时加强它,绝不要浪费时间,要喜爱独处,要早起,并下定决心要与天主合而为一。」

有天一大早,我像往常一样,醒来,开始念早祷,这时我的舌头却好像打了结,但因为我十分渴望重复念耶稣的祈祷,终于克服了这个难题,于是立刻又快活起来,我的嘴唇又灵活了。

这一整天,在高昂的心情下渡过,我似乎抽离了其它一切的琐事,而且感到自己似乎身处另一个天地。于是我到神师那里,并把这一切细节告诉他,说完后,神师说:「天主给了你祈祷的渴望,使你不用费多少力就能达到要求。」

「当上主要向一个人揭开祈祷的秘密,并净化他的情感时,这人所能体验到的完美,是多么的高妙!喜悦是多么的浩瀚!那真是一个难以形容的境界,并且那种情味,就如预尝了天堂的喜悦一样。这也就是那些用爱、用净化的心灵去寻找天主的人所得到的厚礼!

现在你可以照你所希望的去祈祷了,去呼求耶稣圣名,而不要再计较,要谦虚的顺从天主的意愿,信赖祂的帮助,祂必永不舍弃你,并在生命的旅途中引领你!」

从那时起,我真的好喜乐!我的祈祷,充满了愉悦,于是我走进教堂,内心充满爱耶稣的熊熊热火!

我那栋孤立的小屋,在我眼中简直就像一座华丽的宫殿,我真不知该如何感谢天主,竟赐给我这可怜的罪人那么杰出的神师。

但,很不幸的是:我再也无法从神师那里得到更多的指导了,因为我最敬爱的神师,今年夏末逝世了。我痛哭他的离去,深深感念他的教诲,并求他把常用的念珠留给我,作为他对我无限的祝福。

于是,我再度陷入了孤独

夏天结束了,园丁的工作也到期了,园主给了我两个银币,我在背包里装满旅途中需要的面包,再次开始过我的流浪生涯。

但是我已不再像先前那样空虚,借着「耶稣的祈祷」,我的旅途充满喜悦,每到一处,都会碰到善心人,似乎每个人都那么关心我、爱护我。

所以现在我又上路了,继续念着「耶稣的祈祷」,这祈祷在我眼中,是最最珍贵的。通常我一天可以走七十里路,我不知道将往何处去。当寒风刺骨时,我就更专心的念祷文,于是,立刻就感到温暖多了。

如果我饥肠辘辘,就更加紧念着耶稣的圣名,而忘掉了饥饿。

每当我生病,或腰酸背痛、手腿无力时,就加倍集中心神祈祷,于是痛苦就过去了。

如果别人惹火了我,我就不去想它,只想着甘甜的「耶稣的祈祷」,于是愤懑和怨怼之情立刻消失无踪,我似乎成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人了。

我不再为任何事焦虑,也不再受任何事物的操控,我唯一的愿望,就是保持孤独(注),并且不停地祈祷,接踵而来的便会是无限的欢愉和欣慰!

天主知道我内心曾发生过什么,我自己却不清楚,我只知道我很快乐,并且我也终于明白使徒所说的:「不停的祈祷」的真正意涵了。

注:这并不意味着:他在旅途中和人断绝往来。虽然「孤独」是他个性中的倾向,但是当他遇到其它人时,仍然很乐意和人分享他的喜悦和这份独特的体验。所以,凡是与他交往的人,都深受他的吸引,而成了很要好的朋友。

(本文为《寻求永恒》(In search of the Beyond)书中的一章。原文为意大利文:《Al di la delle Cose》。此文译自一九七五年的英译本,曾刊载于本刊一九八七年一月号第74期。)

资料来源:《见证月刊20032月》 Carlo Carretto着 童心泯译 更新日期:2003.03.15
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